《我是小地主》主角黄叙邓家明完本免费试读无弹窗_普特小说网

我是小地主

我是小地主 已完结

我是小地主

时间:2021-02-26 11:44:46 分类:都市 来源:落初 作者:衣山尽 主角:黄叙邓家明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我是小地主》是衣山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黄叙邓家明,书中主要讲述了:空间在手,美女我有。我就是——新时代的风流地主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有次元空间里的镜子在手,整个牌局对于黄叙来说彻底透明。

能够清楚地知道桌上三人打缺什么,又要什么字,最后胡什么,番数多大,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。

可以说,他想收谁的牌就收谁的牌,想放谁就放谁。

重新开始之后,因为先前输得狠了,手上只剩下几百块钱,黄叙不敢大意。在预先知道其他三人都要打缺万字的时候,果断地以原手四个万做清一色。果然,很快手上就摸了两个对子,下对之后,顺利自摸了一个清一色带一杠,一下子收入一千二百五十块。

第二局,邓家明七对子,独吊幺鸡。黄叙也不客气,收了一对小鸡。最后,邓家明见久候无果,换叫,点了黄叙的炮。

连胡两把,黄叙的手气顺了,又一口气自摸了三把,顿时一发不可收拾。

高母连续几把都输了钱,脸色难看起来。

黄叙这个时候已经有两千多块钱利润在手,钱是男人胆,觉得这么自摸下去,只怕要将未来丈母娘给得罪了。有心讨好,便开始放水。

当然,在放水的同时,也不忘记摆邓家明这个“同情兄”一道。通常是,邓家明要打什么牌,黄叙就提前给高母喂字,引导她去吃邓家明的杠和炮。

“杠……哈哈,家明,你又输给我一百块了。”

“胡了,家明,你怎么这么霉,最后一张字你都打得出来,双杠,两百块!”

“胡了,清一色两杠。对了,家明,你点了两个杠哟。我年纪大了,你替我算算这一把你要输给我多少钱?”高母兴奋得一张脸上的肉都在颤,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:“家明,你可是个经理,小钱而已,小钱而已。”

邓家明:“伯母……这一把……九百块……是是是,小钱而已,小钱而已。”他在公司里虽然是中干,收入也算丰厚。可刚买了房,买了车,手头有些窘迫。连续这么输下去,有些经受不住。脸微微发红,额头上有汗水渗出来。

听到这话,黄叙心中冷笑:你还真是倒人不倒架,死鸭子嘴硬,看你手头有多少钱可以这么输下去?

方才打牌的时候,他已经看得明白,邓家明的包里只有大约五千块钱厚厚一沓的样子。打了这几圈,已经薄了下去,只剩两千来快钱模样。

照这么发展下去,每盘输上几百,也分不成多少份。

也就是大约一个小时,邓家明剩下的那点钱,大半飞到高母手头去。剩下的,则由黄叙和高巧巧瓜分。

而他手上只剩下可怜巴巴的几张百元钞票,加上手气实在太差,这牌实在是打不下去了。邓家明将手中的牌一推,强笑着对高母和高巧巧道:“伯母,巧巧,时间已经很晚了,要不今天就到这里,改天,改天再陪你们。”

高母今天赢了不少钱,感觉自己的手风重来没有这么顺过。正打得酣畅,意尤未尽,如何肯依,笑道:“家明,这才十点不到,你住得又近,这么早回去做什么?咱们这里打牌的规矩是不到十二点不散场。”

邓家明有点为难:“这个……”

在旁边看电视的高父是个老实人,插嘴:“老婆子,你不过是想赢人家的钱而已。”

高巧巧皱眉:“妈,行了,你年纪大了,打牌的时间一长,对身体不好。”

黄叙正想着如何让邓家明出丑,就轻轻一笑:“邓经理可是心疼钱,也不知道你刚才输了多少?”

“不过五六千块钱,也就几天的工资罢了,连半只手表都买不到。”邓家明几乎将这个月的收入都赔了进去,正肉疼得紧。看到黄叙讽刺的笑容,却故意将这话说得无比轻松。他甚至还故意将腕子上那架二线品牌的金表亮了亮:“钱算什么,只要伯母高兴了,比什么都好。好,就再打几圈吧。伯母,我明天还要上班呢,怕是没办法打到十二点。要不,咱们最后四圈?”

打四圈大概需要一个小时,高母亲眉开眼笑:“好,就最后四圈。”

哪里需要四圈,看到其他三人摸上手的牌之后,黄叙就知道邓家明完蛋了。

这一把,邓家明一手烂牌,手上三房字分别是四张万,四张筒子,五张条子,三房各有一个对子。很平均,打缺哪一房都有可能。

而高母和巧巧手上则各自有三张筒子。可想,下面的牌中不知道有多少筒子,只需引导邓家明打缺筒子就成。

牌局开始,黄叙先出张,就率先将一个二筒扔出去,让邓家明下对。

落子无悔,邓家明只能开筒子的缺。这牌打下去麻烦就大了,邓家明的打一张条子,就摸一张条子,死活也缺不了。如果直到最后还下不了叫,又没有缺,赔得钱就多了。

为了防止高母和巧巧一个小胡吃炮就走人,黄叙在下叫之后开始打起了控制牌。

直到最后几张牌的时候,高巧巧才摸了一张需要的字靠上,而高母对了一对黄叙捏了半天的字之后,才下了叫。

“哎,还是没我的字!我好不容易做了个对对胡,就这么黄了!”高母懊恼地将最后一张字扔在桌上,一脸不快地盯着黄叙,“小黄,你这人就不是个爷们,一张字捏半天,最后才放出来。若是早一点打,我早就胡牌了。”

对她来说,黄牌就是输钱,心中恼火透顶,看黄叙也是分外地不顺眼。

黄叙笑道:“伯母,别急,虽说黄了牌,还得查叫查花呢,说不好有人没下叫。”

高母来了精神,嚷嚷道:“对对对,查叫,查叫!”

高巧巧把牌推下去,道:“妈,我叫了,胡三六九万,两番。”

黄叙也推倒了牌:“我也下叫了,对出五筒……咦,邓经理,该你亮牌了……怎么,难不成你没下叫……甚至……”

只见,身边的邓家明满面通红,额头上全是亮晶晶的汗水。他的手放在麻将牌上不为人知地微微颤抖,却死活也不推下来。

高母觉得不对,忍不住问:“家明,你怎么了,难道你真没叫。这有什么呀,我们的牌都不大,巧巧一个两番,我是个小胡,小黄也是小胡。”

这时,一直在看电视的高父将头转过来,道:“小邓没打缺!”

“啊!”高巧巧低呼一声。

“你真没打缺?”高母愕然问。

没有回答,老半天,邓家明才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“哈哈,哈哈,你竟然还没有打缺。我打了这几年牌,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没打缺,这可是不少钱呀!”高母兴奋地跳起来,用手拍着桌:“十六番,十六番,还有,你得赔我的叫!我算算,对了,你该给我八百五十块钱!”

“是是是。”邓家明额头上的汗水更多,算了一下,按照C市麻将的规矩,一旦没有打缺,每家要赔十六个筹码,也就是八百块,三家总计二千四百,这还不算查叫的钱。

两千多快对他来说或许不算个事,可问题是自己手头的现金已经输光。那不成要暂欠两日,还是当着巧巧一家人的面,这个人可就丢大了!

黄叙轻声一笑:“邓经理,你是不是输光了,没办法付帐?”

这下引起了高母的警惕,她是个爱钱如命之人,顿时变了脸:“家明,你不会真的输光了吧?你好歹也是个经理,怎么可能。伯母我还从来没有查过人的缺,咱们C市的人有一句话说得好:袍哥人家,绝不拉稀摆带。吃食不论,打牌过硬。否则可是要得罪财神菩萨的,你可不能坏我手气啊!”

这话已经说得严厉了,虽然先前她一口一个“家明”喊得亲热,可利益当头,也管不了那么多。丈母娘嘛,天生就该对女婿强势,她也不觉得不给人面子又什么不对。

“妈,行了,打牌不过是娱乐,今天就在这里吧!”高巧巧见母亲咄咄逼人,她老人家这么干,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。就将邓家明手上还没有推下来的牌一拂,和进其他牌里:“今天就这样,我累了,要休息了。”

“诶,诶,还没有查叫呢,我的牌,我的牌!”这下查无实据,高母心疼地大叫起来。

见到邓家明这个情敌出丑,黄叙在旁边看得心头直乐。可见高巧巧如此维护于他,心中顿时大怒。

钱不钱的对于黄叙来说倒也无所谓,可是,高巧巧胳膊肘向外拐,却叫人不能容忍。

他适时道:“伯母,其实你查不查叫不要紧,方才伯父已经看过邓经理的牌了,难不成伯父还能骗人?”

高母:“对对对,老头子你可是看过牌的,家明,你说呢?”

邓家明:“我我我……”

黄叙:“邓经理,结帐。”

邓家明拉开手提包的拉链,手却僵在半空。

高巧巧:“行了,大家打牌玩,不用给钱,下次再说。”

高母也意识到邓家明是真的没钱了,大为失望,自言自语;“我可从来没有查过人的花叫啊!算了,自己人,就是个娱乐,散了散了。”

邓家明

“其实,用微信钱包也是可以的。”黄叙的声音传来,带着玩笑的意味:“邓经理,伯母说得好,自己人,就是个娱乐。要不,你发几个红包,大家高兴高兴。我想,你肯定是加了伯母和巧巧的微信好友吧,我就算了。”

高母听到这话,眼睛大亮:“对对对,家明发红包。也不要多少,一人一块钱就可以了。如此,也不用让我得罪财神菩萨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可邓家明好意思只发一块钱吗,若不将刚才欠的钱补上,他还脸追求我家巧巧?

高巧巧听到这话,竖起柳眉呵斥黄叙:“大黄,你想干什么,家明是我家客人,你当我妈是什么人?我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心胸狭窄的人,当我是瞎子看不出来。就拿刚才的麻将来说,你处处卡邓家明的字。哼哼,这么多年,我还真不知道你的麻将打得这么好!也怪我高巧巧看错人了!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老头滚动条

编辑老头滚动条点评:

《我是小地主》很好的一部小说,对人物的性格,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描写的丝丝入扣,故事情节也挺吸引人,值得一读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都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都市 > 我是小地主